您的位置:澳门新莆京赌场网址-娱乐app手机网站 > 青春文学 > 作者不单只掏心掏肺地给读者介绍产品,这是一部与传统小说不同的长篇小说

作者不单只掏心掏肺地给读者介绍产品,这是一部与传统小说不同的长篇小说

2020-03-16 13:15

二〇〇三年之后的又一些年月中,我爱上的另一本书是纳博科夫的《说吧,记忆》,这本书中飞满了从幽暗时光中飞来的蝶翼,毋庸置疑,这是纳博科夫所有作品中我最喜欢的一部作品。之后的许多年里,这本书每次再版,我都是一口气买下几十本,送给亲爱的朋友们来分享。因为分享好书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而《说吧,记忆》我相信将是一本影响我一生的作品,书中潜游着纳博科夫的那种特有的忧郁气息,仿佛在淡蓝色的捕捉蝴蝶的上空中,飘忽着作家从少年开始的那些心灵迹象,它们时刻处于游离的状态中——带领读者的我去分享那些闪电般过往的时光故事。而《洛丽塔》则是我喜欢的另一本书,它的秘密叙述就像果浆弥漫的过程……

这种广告软文,作者不单只掏心掏肺地给读者介绍产品,还融入自己的经历、情感,谈论人生。有时候,这类软文比公众号的干货、鸡汤文还要精美。这类文章我一般照单全收——不是掏钱买,而是收藏文章。

 

        在这里,罪案不仅是寻找犯罪,而是重新演绎了犯罪的经过,并最终使一件虚构的罪案成为现实,受害人死亡。外部的世界有其自身的逻辑,结局已被预先告知,当人努力想去改变的时候,结局就加快来临,虚构的世界和现实的世界相遇时,现实被文本迅速解构。

这是一部与传统小说不同的长篇小说。全书共七大卷,以叙述者“我”为主体,将其所见所闻所思所感融合一体,既有对社会生活,人情世态的真实描写,又是一份作者自我追求,自我认识的内心经历的记录。除叙事以外,还包含有大量的感想和议论。整部作品没有中心人物,没有完整的故事,没有波澜起伏,只有贯穿始终的情节线索。它大体以叙述者的生活经历和内心活动为轴心,穿插描写了大量的人物事件,犹如一棵枝丫交错的大树,可以说是在一部主要小说上派生着许多独立成篇的其他小说,也可以说是一部交织着好几个主题曲的巨大交响乐。

诗人是谁?所谓诗人,就是在碎片之上看见月圆心圆的修行者。所谓诗人就是在简朴生活中擦干净碗筷,洗干净了围裙、内衣……寻找母语就像寻找群羊、古刹的执著者,面对苦役就像面对春风细语者。所谓诗人就是人群中的奇数,曲线中的波澜,巨石中的风化岩……所谓诗人就是饱含泪水,止住疼痛者,所谓诗人就是荒原深处摇曳的风铃……就是喑哑的歌吟者……

于此我们也就知道,人类的经验是多么微妙脆弱,经不起半点删削压缩,这样的经验原本可以成为明确的路标,引导我们走出迷途,而人们却是那样漫不经心,随手即将其弃置一旁。

算了,停止抱怨了。待我走过这段泥泞的岁月,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在新小说派作家里,罗伯.格里耶无论是作品的数量、质量,对世界的影响,还是在新小说派文学理论的建设方面,都该是头牌。

总体说来,卷1《在斯万家那边》、卷2《在少女花影下》和卷3《盖尔芒特家那边》时,我是怀着细腻的心灵在探索着普鲁斯特的世界,并不断地加深着对普鲁斯特的深邃和优雅的惊叹和喜爱。但卷4《索多玛与蛾摩拉》、卷5《女囚》、卷6《女逃亡者》带给我的却是不断增长的失望、沮丧和愤怒;卷7《重现的时光》在下半部突然转入纯理论的分析(讨论时间与存在本身,艺术与生活),重新领我回到一丝光亮之中。阅读这种巨著,你需要做的是正确的阅读方法,一定的生活经验积累,一定书籍阅读量的积累。

在这温暖的巨波里,我醒来了

读着读着,你会认不出,到底是作者在调侃《追忆似水年华》这本书,还是在调侃普鲁斯特,还是在调侃现代人的生活。

 

        2008年2月18日凌晨,罗伯·格里耶因心脏病在法国西部城市卡昂逝世,享年85岁,人类就此告别了新小说派。

作为现代派的产物,《追》保持着起高雅的水准,那些华丽丽的随手拈来的长句绝对可以秒杀大部分作品。书中对自然景物的描绘,对那些敏感细微心情的描述,一方面也彰显了这本书作者强劲的敏锐度。作为一个同性恋,普鲁斯特在书中重点塑造的一些角色,都有同性恋的倾向。书中有很多对各种艺术形式的鉴赏,例如文学方面有对乔治桑,陀思妥耶夫斯基与托尔斯泰的对比,假设一个作者在阅读之前没有阅读过这些作家的作品,那么这些篇章对其来说就会索然无味。

有着古老先知的预言。我无法告诉你

“别太快”似乎是普鲁斯特的口头禅。“别太快”的好处是,当我们玩味事情的过程时,这个世界会变得更有意思。

少一点贪欲,多一点体察,放慢了脚步的我们就会变得更有同情心。

 

奥地利作家弗朗茨·卡夫卡

有这样一种性质的书,别人用一生的时光去写就,而你得闲了来读,各自不同的年纪翻开来看,见到的尽是不同故事。《追忆逝水年华》,漂亮得看一眼就能记惦一生的书名,真拿在手上,却是两百多万字、整七卷本(法文版原书为三十卷)的大部头,望而生畏的大概为数不少,真去一字字读完的就更不多了:书这玩意儿,一旦厚起来便产生某种权威感,且给人“似乎无比艰深”的第一印象。加之第一卷《在斯万家那边》开篇的“贡布雷”这节中(至关重要的开头部分),光是失个眠、上下楼梯就洋洋洒洒几十页,还都是密密麻麻、动辄横跨半页的长段落,难免让初读者心生怯意。然而阿兰.德波顿写了本评价普鲁斯特的《拥抱逝水年华》,从此在业内名声大噪,原著的地位和价值可见斑斑。

二〇一五年初始,我写下的一些诗歌就是我的生活:

我在读书的时候,有些章节文笔令我出神,到底是这个大观园(普鲁斯特小说《追忆似水年华》)太多东西值得把玩,还是导游(作者阿兰·德波顿)散发个人魅力呢?

菲茨杰拉德用他美好、清丽、永不绝望的文字告诉我,即使梦想坍塌成虚无,也要永远保持着戏谑的微笑。

        人类身陷个人主义的泥淖,越挣扎覆灭得越快,城堡的灯火越明亮,人却离城堡越远,远到你在《美国》时,仿佛仍在原地,而你在原地的时候,却已被判流放。卡夫卡迷失在自己的小说里,看不到方向也看不到希望,没完没了,无法自拔。他的三部长篇小说《美国》、《审判》和《城堡》都是未完成稿,可能也真的没办法完成。卡夫卡是现代主义的奠基人,又是掘墓人,只是最后那一锹掩埋的泥土,至今也没有落下。

作者通过故事套故事,故事与故事交叉重叠的方法,描写了众多的人物事件,展示了一幅19世纪与20世纪之交法国上流社会的生活图景。这里有姿色迷人,谈吐高雅而又无聊庸俗的盖尔芒夫人,有道德堕落,行为仇恶的变性人查琉斯男爵,有纵情声色的浪荡公子斯万等等。此外,小说还描写了一些于上流社会有关联的作家,艺术家,他们大都生前落魄失意,而作品却永世长存。小说还描写了一些下层的劳动者。《追忆逝水年华》这部长篇巨著通过上千个人物的活动,冷静,真实,细致地再现了法国上流社会的生活习俗,人情世态。因此有些西方评论家把它与巴尔扎克的《人间喜剧》相提并论,称之为“风流喜剧”。

二〇一一年以后,我突然喜欢上了另外一位英国作家,他的名字叫麦克尤恩,在一种奇异的时空里,他的作品突然间占据了我的书房,我一口气买下了他所有的翻译本。我读他的小说,从《赎罪》开始,我之前曾看过这部电影,这是我在二八年看的电影,比读他的小说无疑要更早一些——我认为那是一部新浪潮的电影,许多年已经过去了,我仍然可以回味里面的音乐和画面,以及男女主人公的演技,那是一部催泪的电影,从一开始,我就在流泪,而里面的战争背景极其残酷而迷人,在黑、灰的版块中不断地充满人的呼唤。多年以后,我读到了长篇小说《赎罪》,正是从这部小说开始,我真正地开始了读麦克尤恩的小说……简言之,麦克尤恩的小说展现了小说叙事下的另外一种可能,即许多平庸繁芜的生活是怎样改变了我们的命运,生与死并非完全是开始和终结,人生的每一过程在漫不经心中已经拓展和改变了我们的人生。

阿兰·德波顿一定是太喜欢大作家的思想。书中引用最多的内容,不是小说情节,而是大作家借各种人物之口阐述的哲学道理。或许我们可以这样说,《拥抱逝水年华》不是正宗的书评,而是一本普鲁斯特思想的精华导读书。

 

         ——官僚机构腐朽堕落,人浮于事,这是卡夫卡式的荒诞(《万里长城建造时》、《城堡》)。

在小说中,叙述者“我”的生活经历并不占全书的主要篇幅。这种回忆表现的东西是"自我",是人的内心世界,是人的精神生活.这种表现大量采用了"自由联想"方式,一物诱发一物,一环引出一环,形成作品意识联想自由流畅的态势,这就是意识流小说的基本特征.因此,这部小说被成为意识流小说的先驱,并宣告了"意识流小说"文学流派的形成.

图书馆是用来陈列魔法之杖的,那魔法

阿兰·德波顿这本书,就是带普通人导游普鲁斯特的精神世界。只需半天时间,就可以来一场精华游。

同样是文坛光棍,普鲁斯特就更让我头疼。卧床一生写了部皇皇七卷,数百万言的《追忆逝水年华》,我看了一段,他花了几百字写花粉如何破坏了他的身体健康,然后我就放弃继续读下去。虽说我喜欢的英国作家阿兰·德波顿专门写了本《拥抱逝水年华》来告诉人们如何像普鲁斯特那样生活,我还是无法体会到他“别太快”的人生原则和写作风格。

        新小说派是继存在主义文学以后,法国文学最大的一个文学流派,或更准确说,一个文学现象,·罗布.格里耶、娜塔丽.萨洛特、米歇尔·布陶、克洛德.西蒙、及潘热、莫里亚克、贝克特、杜拉斯等为代表的一批作家,以反叛者的姿势,公开与法国传统文学决裂,创作出一大批与现实主义文学风格迥异的作品,尝试用新的手法、视角和语言,构筑客观物质世界和人内心世界的更多的可能性。他们的尝试得到了罗兰.巴特等哲学家、语言学家的遥相呼应,一时搅动世界文坛,蔚为大观,对后来的文学创作包括中国先锋主义文学的发展影响巨大。

其实,阅读本就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慢慢来,你会发现曾经那些你怎么也读不进去的书,突然就变得特别有趣。就算是那些你曾经自认为读懂的书,多年之后重读,你会发现有了新的感悟。这就是阅读巨著的乐趣,痛并快乐着。

看金沙江从峰峦中跃出,是我一生中

我记得自己中学时代曾经读过这本书,好像第1卷没有读完。毕竟是翻译作品,光是人物名字经常搞错,糊里糊涂地不知所云。

算算我也读了好些年的书,不仅根本无法企及凤姐“9岁开始博览群书,20岁达到顶峰”的水平,小女子我更是愚笨到很多书至今读不明白,很多公认的传世经典我的读后感受也不过尔尔。这种阅读体验实在难受,就如同听闻仰慕某位古代美女的容颜已久,兴致勃勃前去欣赏她的画像,结果大失所望,又碍于脸面不愿承认,只好违心地喃喃称道。

法国作家马赛尔·普鲁斯特

《追忆逝水年华》,这三本书我断断续续读了一年多,并不是每一页每一行每一章我都读得津津有味,但是这三本书总体读下来,我还是获得了基本的阅读乐趣。后来我总结发现,阅读这种意识流,必须与作者一致,用一种意识流的读法。它的情节不复杂不冲突,不需要一口气读完地畅快淋漓,它的内容也不深奥,因此也不需要你绞尽脑汁地思考,可是它是随着作者一个一个不断的回忆而展开的,是回忆中心的砰然一动的那种灵感而发,要捕捉住这种敏感,读者就必须用心去读。所以读这种书,必须用心,心无杂念,随着作者连绵不断的回忆,从一个时空跳跃到另一个时空,然后你就能体会到它的美妙。

房子里安眠?我在哪一座山上的古刹里吟诵经文

看似全书是有框架的,实际上是作者借书评在闲聊普鲁斯特的思想。一般人物传记,按时间顺序书写人物的经历。作者阿兰·德波顿不按常理出牌,将普鲁斯特的花边新闻及小说章节组合起来,一会谈谈小说,一会聊聊人生。

在“我读不懂的作家排行榜”中,首当其冲的要数米兰·昆德拉了。作为痴迷捷克又想装文青的我,这位捷克老头当然很早就被我纳入了阅读视野。他的“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不仅是他最著名小说的标题,也是小文青们装逼必备口头禅之一。记得还是刚上初中的年纪,我搞来一本准备拜读,不幸被老爸拿去翻了几页,认定是黄书没收了去。没收了就乖乖不看当然不是我的作风,何况爸爸所谓的“不许看了!”仅仅只是一个把书从沙发这头移到那头的动作,实在方便我作案。然而我从书中看到的仅仅是灵肉纠葛的爱情纷争,多情的男人痴情的女人在“布拉格之春”那个灰色年代上演了一幕幕爱情荒唐剧。

法国新小说派作家们

小说中的叙述者“我”是一个家境富裕而又体弱多病的青年,从小对书画有特殊的爱好,曾经尝试过文学创作,没有成功。他经常出入巴黎的上层社会,频繁往来于各茶会,舞会,招待会及其它时髦的社交场合,并钟情于犹太富商的女儿吉尔伯特,但不久就失恋了。此外,他还到过家乡贡柏莱小住,到过海滨胜地巴培克疗养。他结识了另一位少女阿尔伯蒂,发现阿尔伯蒂患同性恋,便决心娶她为妻,以纠正她的变态心理。他把阿尔伯蒂禁闭在自己家中,阿尔伯蒂却设法逃跑,于是,他多方打听她,寻找她,后来得知阿尔伯蒂骑马摔死。在悲痛中他认识到自己的禀赋是写作,他所经历的悲欢苦乐正是文学创作的材料,只有文学创作才能把昔日失去的东西找回来。

索取这些涌到我眼帘下的忧伤和喜悦的真相 

为了挖掘大作家的长篇大论秘密,阿兰·德波顿找来英国大使的日记,里面谈及与普鲁斯特交谈的细节。普鲁斯特对这个世界非常感兴趣,“精确一点,我亲爱的先生,请别太快。”

 

        很喜欢网上的一张照片,不知为什么,我总感觉它和卡夫卡息息相通,或者说,很有卡夫卡式的味道。

所以,如果你想找本书,可以考虑一下这部巨著。痛并快乐地阅读,感受,生活。这也就是人生。

旁边没有人,只有松枝,我站起来

这本明明是《追忆似水年华》的书评,有时候会不着边际地谈论现代的人生。如果不是阿兰·德波顿带路,这些隐藏在小说字里行间的珍宝,读者会视而不见。

 

6、罗伯.格里耶

1871年的今天,《追忆逝水年华》的作者、法国著名作家马赛尔•普鲁斯特诞生。《追》是我阅读时间最长,消化起来最难的书,特撰文纪念。

从青涩幻变为落日枝头的,饱含金色和黄昏的路

书评写得干巴巴,那只能留在象牙塔——说不定老教授还看不上眼;写得通俗花俏,容易上畅销书榜——但很快会跌落神坛。阿兰·德波顿不是想挑战世人的口味,而是他真的很喜欢这个作家和他的小说。

 

图片 1

《追忆逝水年华》(一译为《追忆似水年华》)是20世纪法国伟大小说家马塞尔.普鲁斯特(1871~1922)的代表作,也是20世纪世界文学史上最伟大的小说之一。被誉为二十世纪最重要的文学作品之一的长篇巨著,以其出色的心灵追索描写、宏大的结构、细腻的人物刻画以及卓越的意识流技巧而风靡世界,并奠定了它在当代世界文学中的地位。

细波和巨浪,我的车轮是红色还是蓝白色

姑且不论,亲自阅读流传至今的全部名著作品需耗费多大的精力(其实永远读不完)。对于非专业的读者来讲,亲自阅读一本好书最大的难处,不是缺乏时间,而是理解困难。

只能说,我在错误的年龄遇上了错误的书,这妨碍我对书的内容的正确理解和书的精神的精确把握。至于米老头的《玩笑》《不朽》,我记得明明看过,然而也忘得光光。好吧,我是俗人一个,我认为爱就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忠诚,没办法把灵与肉看得那么开。来日方长,过个十年八年我再来会会这位老头也不迟。

        瑞典文学院,也不是第一次干这种“缺德”事了,1957年,他们舍弃了存在主义文学的大当家萨特,将诺奖颁给了二当家加缪,以至于1964年他们再宣布萨特为本年度诺奖获得者时,萨特找了个“拒绝一切来自官方的荣誉”的冠冕堂皇的借口,拒绝接受诺奖。老子不要了!成为诺奖历史上唯一一位拒绝获奖者。蒙塔莱、夸齐莫多和翁加雷蒂,是二十世纪意大利隐逸派诗人,三驾马车并驾齐驱,不分伯仲。瑞典文学院将1959年和1975年的诺奖颁给了前两者,独独省略了翁加雷蒂。尼玛我是人品不好吗?翁加雷蒂临死都会在心里骂。

我在何年何月曾死去过,我曾在树枝的秘露中

近两年自媒体大热,创造新型的广告软文——作者给自己喜欢用的产品写广告。

 

图片 2

羊群站在牧羊人身边,鸡妈妈带着小鸡啄食

图片 3

还有杜拉斯啦,乔伊斯啦,包括荷马那个神一般久远的人物,我试图接近,无一望而却步。《情人》还算喜欢,然而其他作品中杜拉斯那女知识分子般枯燥的言语叙述我实在体会不到美感;《尤利西斯》压根看不下去,我简直想骂乔伊斯这位美国人装逼故弄玄虚;《伊利亚特》倒是让我看到古希腊的英雄情结,但是一堆佶屈聱牙的希腊人名消磨了我的阅读兴趣……

         ——曾经,一些共产国家对待异议人士的做法是先把你打成XX派,然后让你自己老实交代,这是卡夫卡式的荒诞和滑稽(《审判》、《判决》),罪犯在寻找犯罪和证据,结局注定是可悲的。

本文由澳门新莆京赌场网址-娱乐app手机网站发布于青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不单只掏心掏肺地给读者介绍产品,这是一部与传统小说不同的长篇小说

关键词: